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行业新闻  >  新闻动态  >  南方周末:不管GDP增长多快,二氧化硫减排都得进行
推荐产品
行业新闻

南方周末:不管GDP增长多快,二氧化硫减排都得进行

更新时间:2011-10-29 11:12:41
  作者: 南方周末记者 冯洁

  南方周末:为什么除了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,“十二五”又新增了氨氮和氮氧化物两种污染物减排约束性指标?
  国家环保部刘炳江:列入了约束性指标,就具有了法律效力,必须完成,是努力让大家“呼吸新鲜空气、喝上干净的水”的保证。
  出了二氧化硫外,至于为什么选中氨氮和氮氧化物,污染物太多了!仅粗钢一个产品,就产生上百种污染物,现阶段强制减排的,必须具有普适性。目前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是我国各流域超标率最高、超标倍数最严重的两种,有1/6的水体断面氨氮超标,是我国水体水质中超Ⅴ类断面的首要污染因子。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则是造成我国酸雨、阴霾、臭氧、空气污染物超标的主要污染物。
  另外,选择的这四种污染物,都是可核查、可统计和可监测的,具备开展全国总量控制的条件,这样减排结果的考核和问责才能够让方方面面信服。
  南方周末:环保部提出,将把污染排放总量指标作为环评审批的前提条件,这是第一次提出来吗?具体怎么操作?
  国家环保部刘炳江:污染物总量控制作为环评的前置条件,环保部一直在实施,上升到国务院文件,这是第一次。其实现已经通过重点区域煤炭控制、电力钢铁行业的等量替代等在操作了。比如,上一个电厂新增一千吨的二氧化硫排放,一千吨的氮氧化物就不让你增了。从哪淘汰呢?在另外一个电厂脱硝腾出的量来平衡。各级环保部门都知道,而且已经在这么操作。我们计划明年上半年,出台一个《关于环境影响评价总量指标管理的办法》,这个办法会指导“三区六群”煤炭总量如何控制钢铁、电力、造纸、印染这四个行业如何实行总量控制,以及其他项的总量控制。
  南方周末:“十二五”确定了总量控制目标后,如何分配到地方是个难题。这一次是怎么分配的?
  国家环保部刘炳江:确定各地减排指标的核心,是逐项污染物测算减排潜力。为此,环境保护部组织了二十多位专家,经过近两年集中研究讨论,进行了以省为单位的科学测算。减排潜力的测算没有考虑各地的平衡问题,单纯地研究技术上可达到的最大减排潜力,逐个列出各地测算出现的问题,统一确定解决各种问题的方法和参数。
  在减排潜力转化为减排指标时,研究各地提出的要求,最大限度地采纳各地的意见,综合考虑各地环境质量状况、“十一五”减排进展、经济发展水平和削减能力以及各污染防治专项规划的要求,东、中、西部地区减排潜力转化为减排比例系数按高、中、低取值。原则上,要求东部地区高于全国平均水平,中部地区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当,西部地区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  南方周末:分配过程具体是怎样的?减排潜力转化为减排量的比例是如何确定的?
  国家环保部刘炳江:从2009年9月开始,我们就在研究到底怎么给各省下指标。有一次受领导委托,我们到浙江宁波调研,十八天,彻底解剖到底应该下达多少指标。
  环保部的做法是“两上两下”,先由地方上报,我们研究后先拟下一个比例,地方提意见,我们再下达。在这个过程中,环保部的主管副部长带着我们这帮人,开过华东、华北、华南、东北、西南、西北6个片区的会,和大家开诚布公地谈。
  我们尊重每个省人代会通过的GDP增速,依据GDP增速、单位GDP能耗计算能源消费总量,国家基本确定的重大项目布局,确定可能新增的污染物排放量;同时,按照2011年版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》确定各地可淘汰落后产能带来的减排量,以及通过逐项列出的各种减排工程措施确定的减排量,再推算每个省的减排潜力。
  污染物排放量减排比例是不管你GDP增长多快,能源消耗多少,都必须完成的,而且我相信各地提出的GDP增速是能够实现的。在这场各地GDP增速锦标赛中,我们只能尊重,控制不了,如果超出了GDP增速,那要完成污染减排任务,就需要“伤筋动骨”地淘汰落后产能了,因此测算各地减排潜力是指标分配的关键。潜力确定后,再考虑东中西差异,尽可能地把环境质量改善与减排任务挂钩。
  南方周末:在经济总量加大、能源消耗持续增长的情况下,减排在末端防御,压力有多大?
  国家环保部刘炳江:每增一个GDP,后面GDP能耗是跟上的。如果把减排都放在末端,不控制新增量,不加大淘汰落后产能,减排任务是完不成的,污染减排作为“调结构转方式”的重要抓手也无从谈起。因此,控制新增量是关键、末端治理是基础、淘汰落后产能是核心。
  为什么“三区六群”(指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京津冀三个区域和辽中、山东半岛、武汉及周边、长株潭、成渝及海西等,这些区域也是我国大气复合型污染严重地区)环保力量最强,但复合型的空气污染还这么严重?“三区六群”6.3%的国土面积消耗了全国40%的煤炭,谁能解决得了空气污染问题?主要原因是长期以来电力就近平衡模式、高耗能高排放产业布局过分集中的原因。我们在这一区域开展煤炭消费总量控制,并不是煤炭消费总量零增长,而是严格控制增长速度,率先实现改变以煤炭消费导致多种污染持续加重,区域空气质量得不到改善的状况。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通过煤炭消费总量控制,倒逼新上涉煤项目在区域内实行等量或减量煤炭置换,通过发展天然气发电或加大区域外电力调入,率先实现终端用能清洁化,从源头上控制新增各种污染新增排放量。就空气污染角度,是让“三区六群”地区“休养生息”,也是探索解决复合型空气污染新道路的一种尝试。
相关产品
相关知识
广州市谱源气体有限公司
粤公网安备44011802000128号@1993-2014 粤ICP备08114730号
增城新塘西洲大王岗工业区
电话: 4006-377-517,020-82797785,13711176807曾小姐 传真: 020-82797482
技术支持:沁盟科技